Jonnyhefall

能如我這般去痴情 曖昧也盡興
我的青春讓我窒息

他有些颤抖 也别是嘴唇 不受控制的抖 抖得厉害 哆哆嗦嗦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哭了 他的眼泪神奇地被狂风吹回了眼里 他感到一阵刺痛从眼睛那里传来

他感觉他的眼睫毛要掉光了。

他就看着他的爱人站在破卡车上将啤酒高高举起 变声期里需要爱惜的嗓子被爱人尽情糟蹋 尖锐刺耳的嗓音仿佛被狂风放大了无数倍 她说 来吧 我来做林黛玉。


我 更 你 麻 比 的 新

和同学聊班上的沙雕男生 靠 笑到满地找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很想写一个故事 可是我懒 靠

《London Girl》2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想看上一篇的话请戳头像 我比较蠢 我好累

2.


她很顺利的拿到了一杯满满的啤酒,气泡咕噜噜地响,她打包票这杯子有她三分之二个脑袋这么大。她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人,有的已经烂醉如泥而倒下了,还有的还抱着仅存的一丝清醒在跳舞——不,那叫手舞足蹈等;总之完全没有一个人在意格格不入的玛尔塔。

正当她准备起身离去时,一个男人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并挡住了她的去路:那是一个身材瘦小、满面胡渣还有些驼背的男人,他的一只眼睛被可伸缩的望远镜所取代,戴着高高的海盗帽.....至于其他的,天色实在太暗了,整个海面上没有一点光,她根本看不清,反正这个男人让她感到很难受就对了。

“嘿,你是谁?你是不是海盗?”男人开口了,那种声音是玛尔塔从未听过的沧桑感,也有可能是他最近嗓子哑了或者生病了,总觉得他喉咙里有沙子似的。

“我是海盗。我是新来的,我叫玛尔塔。”

玛尔塔再不情愿也只得全盘供出,这个男人她百分百确定是个头头,她之前躲在木桶里观察过他,而且他似乎对一位紫头发有雀斑的小姑娘有些爱慕之情。

“新人也有衣服。”

完了。玛尔塔觉得她这短暂的一生要结束了,可是她还年轻,再说那个女人现在也在船舱里面愤愤不平地翻东西,可是她不想死啊!

迫不得已玛尔塔也只好用那个女人来当挡箭牌了.....

“可是我已经是她手下的人了。”

“她?”说到这这个男人的双眼突然发光,明亮的蓝眼睛硬是在一片黑暗中照亮了他自己的脸庞,他还挺俊的,玛尔塔想。男人嘴唇微微颤抖着,突然上前抓住了玛尔塔的肩膀,问她:“是谁?是不是一个紫头发的.....”

虽然不太忍心,可是玛尔塔也只能把这个男人打回现实的残酷之中:“不。是个红头发的,调药剂的。”

听到这男人的双眼里的闪光消失了,他的蓝瞳孔让玛尔塔想起了她以前故乡里的那片死水湖,豪无生机,有种绝望满到甚至要溢出来的感觉。

男人直接收回搭在玛尔塔身上的手还猛推了玛尔塔一把并连连后退。“该死,是艾米丽那个疯女人?这真他妈烂爆了......”他想都没想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玛尔塔身边,也不再多问些什么,爬上了船头自顾自地开始把弄他眼睛上那个望远镜。


玛尔塔好不容易才稳住啤酒没让它们洒出去,这别是个傻子吧!她心里骂到。不过她好像隐隐约约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那个女人叫艾米丽。艾米丽琼斯?大概是吧?她边走边理顺自己的想法,她才上传估摸不到十二小时,就经历了曾经在大陆上一年才有一次的大风大浪了,还不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现在两条腿都还在抖。

回到房间,啤酒的气泡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她抱歉地迎着艾米丽愤怒的目光说到:“额....不好意思,本来气泡没消的,路上耽误了一会,实在对不起。”

艾米丽看到她手里的啤酒愣了愣,不过随后立刻大笑起来:“你这丫头跑出去就是为了给我拿啤酒?好啊,真懂事!我就说你跑哪去了。”

艾米丽接过啤酒一口气喝到底后毫无形象地抹抹嘴,打了个响嗝后拍拍玛尔塔的肩,说她真不愧是自己选的人。说完后指着木桌上的一套衣服,接着说:“这衣服,是你的。你换上吧,眼罩什么的你随意。”

“在这换??”

“不然呢。要求真多。”艾米丽疑惑地看了看玛尔塔,玛尔塔不是说不愿意,只是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乖乖换上了,她觉得这眼罩可真挡视线、这海盗帽可真大.......

玛尔塔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这件衣服不是之前那群一般的小弟穿的那种,这件和艾米丽身上那件差不多一样;她之前见过一个伯爵,那个伯爵身上的那套和这件衣服很像,不过那位伯爵的是白金色的,布料看起来很厚实,而这套却是皮的,很旧的感觉。

之后再抬起头时,艾米丽已经半躺在她的床上像是准备入睡的模样了。

喝过酒后她似乎开心很多了,她朝玛尔塔摆摆手道,“你出去吧,穿好衣服就去和别人打铺睡。睡吊床也可以,看你运气好不好。注意点,可能会断。你睡船板上也不是说不行是吧。”

......

她要去那破地方睡??那房间黑黢黢的几十号人全挤在一起甚至连打铺用的床单上面都有一堆污渍,还有些一大片黄色沾在上面并且散发着一股恶臭,认真的?看看这里,有枕头有厚床单,空气里都散发着一股香味,黄灯温暖又亲切......咳。

她不肯走,艾米丽躺下闭眼准备进入甜美的梦乡并迎接新的一天后迟迟没有听到开门关门的响声,这让她奇怪的坐了起来,转身去看玛尔塔。玛尔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慢慢开口,

“那个、我能睡这吗.......”

.......“不能。”

“地板!”

.......“不能。”

艾米丽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胆的女孩,不过她想了想算了,在这么一百多号人里破了特例吧。反正这姑娘懂事又好看,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把失望得不行并且正准备开门出去睡门口的玛尔塔叫住,眨了眨眼说,她可以破个例。

玛尔塔呆了一下,不过之后她可高兴死了——这里的地板还有羊毛地毯啊!!不过她之后发现艾米丽还拍了拍自己旁白的空位,说看玛尔塔是个小姑娘的份上她憋屈忍一忍之后,玛尔塔想,这可比她当年得到父母的肯定时还要开心和惊喜。



TBC.

咕咕咕
still alive

《London girl》

海盗pa 这次真的正常很多了是真真正正的谈恋爱
谁给我的自信写长篇.....高产的人运气会变好吗.......
推荐BGM:《Nico And The Niners》假装高产我是真的推歌
因为是长篇所以进展龟速 真的不是我写的屎

1.

“嘿,小丫头片子。从我面前滚开。”

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后女孩惶恐又迅速地躲到了一边为眼前的人让开了一条路,她根本不清楚她是怎么到这艘莫名其妙的船上来的,她也不知道船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她更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因此她只好小心行事,能躲就躲,或者说她不想惹事生非,毕竟风险太大了。

这艘船像是座繁华的都市,而每个人都穿着同一种元素的服装,不然玛尔塔她是得不到这群人是海盗的这个理论的:陈旧的破皮大衣、眼罩、皮靴还有经典的骷髅标志(那可能在衣服任何一部分上,玛尔塔第一次见到的人的骷髅标志在裆部中间);甚至夸张点的还有假手(额她不得不说,那其实是个银钩子),或者肩上趴着只神奇的章鱼等等。她可不信这是艘正常的货轮。玛尔塔自己暗戳戳地想。

外面的人在尽情狂欢,他们兴致勃勃地相互敬酒(直白来说是斗酒),有的则跳起了爱尔兰舞蹈来,虽然说玛尔塔并不知道那种舞蹈的名字,但听口音以及满地的金子来判断、应该没错了。她猜多半应该是他们的上一次掠夺成功了所以在举行派对。

一时半会过去了,脚步声还没有响起来,玛尔塔疑惑地抬起了头、她才发现那个恶狠狠地要求自己让路的竟然是位长相貌美的成熟女性,从她带着眼罩而且较为高贵复杂的衣着打扮来看——玛尔塔已经把她列入这艘船的某个不得了的人物之一了,可能是船长,也可能是某个头儿。她先前还见过几个,他们的服饰和普通的海盗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有点像陆地上贵族子弟和平民的差别。

不过这也是玛尔塔猜的,毕竟她这辈子还真没和什么上等人接触过,她了解的其实并不多,不过这时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把她从她巧妙的推理中拉了回来:这个女人为什么要一直看着自己啊?!

她现在又看见女人手里还有一瓶装有红色浑浊液体的玻璃瓶,那里面不会是某种致命的毒药吧....玛尔塔感到不妙,心想这一切都太恐怖了,正准备开跑,那个女人却开口了:

“小鬼,你的衣服呢?你这穿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啊...啊?”她也不知道啊!?她怎么上船的都忘得差不多了,还哪来的海盗服?她可是这辈子都没下过海的人....

“你是新人?长得挺好看的,归我管了。衣服我待会给你,跟着我走。以后我是你老大,你什么都得听我的。”女人不以为然地摇了摇手中的瓶子,再也没有等玛尔塔接话便朝船的内部走去。

“诶,诶你走慢点嘛。”玛尔塔搓搓手急忙跟了上去。她好像就在刚刚捡了一条命,但是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她还是放不下警惕心并且她同时感到无比震惊:这艘海盗船好像还分着几个类似于“帮派”“部门”的团体,每个团体都有一个活几个头儿这样,而这个女人就是其中的一个;不过让她真正感到惊讶的是,为什么她们收人的标准这么奇怪啊?!

她看着前面的女人,两人一路走下去只有外面海浪拍打船体的声音以及地板的嘎嘎声,不免有些尴尬、她觉得。她正想着该怎么开口,身前这个女人反而自顾自地说起来了:

“该死的里昂,我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连着他的盔甲一起生锈了!外面的伙计们都在狂欢,都在畅饮啤酒!我却不能,呕、那真的是太糟糕了!”在拐角时女人打住了一会,但拐过来后继续在玛尔塔的惊讶中说了下去。

“我恨死那个老头了!他总是偏宠自己该死的女儿!我的天哪,他怎么能这样!但是我比起弗雷迪和克利切还是挺好的。他们在干嘛?在管那群该死的奴隶,嘻嘻他们活该。不过我还是理不清,凭什么我不能去喝酒.......”

“你说是不是?”说到这里女人立刻转身,玛尔塔差点没刹住车和她来个亲密的脸部重合,玛尔塔在这个女人灼热的眼神中只得忙点头。

女人满意地转过身去,继续前进。终于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她毫不犹豫的推门而进和留下了一句:“带门,小鬼。”

玛尔塔发现门口上挂着一个木板,上面刻着:【字体太过模糊以致玛尔塔分不清】.Jones。当她感到奇怪的时候女人催促她赶紧进房间了。

“小丫头片子,别墨迹。”

听到里面不耐烦的声音她急匆匆地关好了门并走了进去,里面就是一个该有的海盗标配的房间,不过这里却有很多瓶子,里面什么不同颜色的液体都有。墙壁上还挂着几束花,木桌上甚至摆放着一堆颜色鲜艳的贝壳。她寻找了一下女人的踪迹,最后发现了女人正在巨大的宝箱前翻东西。

不过突然之间她开始烦躁了起来,一脚踹在了宝箱上并大声咒骂道:“我要在这儿调配那该死的药剂!妈的!里昂你个狗养/娘的!”玛尔塔明白了这个女人在船上的担当着一个怎么样的角色,毕竟她刚刚说了“调配药剂”,而且所谓的药剂估计就是那些不明液体吧。她沉默的站在木桌前看着女人骂骂咧咧地翻找东西,她可不敢坐在什么位置上。

她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有点危险不过她觉得值得一试:

她要不要现在出去给这个女人拿杯啤酒?

她看上去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她看了看女人,心里想着反正她在这艘船上也不是“无业游民”了,那出去拿杯酒也没什么吧?说服自己后便悄悄地溜出去了。玛尔塔很聪明,她知道她不该鬼鬼祟祟的,外面热闹着,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反而她像做贼一样,肯定是会被人质疑的,难道不是吗?




TBC.

看到错字希望能指出
还有艾米丽的tag好磨人啊一个是“ . ”一个是“ · ”......

卧槽瑟维的梅林皮肤好俊啊

是时候该闭关了

《牛仔的爱情童话故事》



要讲的都在里面了 第四条可以无视 一开始打算发文字后来怂了hhh 不是车 有、色情 所以拿某个小老弟挡了一下。

推荐BGM:《LIMY》只是推荐,大概是糖。

我先说一下,真的和牛仔没有关系


本来是高清的....上传后就....糊了....